当前位置:足彩让球-互动百科 > 2017080期双色球杀5红

2017080期双色球杀5红

发布时间:2018年10月25日19时19分7秒

中国一个连跑错了路面对敌人10倍兵力还俘敌2人|韩军|机炮|志愿军_新浪新闻新浪首页新闻体育财经娱乐科技博客图片专栏更多汽车教育时尚女性星座健康房产历史视频收藏育儿读书佛学游戏旅游邮箱导航移动客户端新浪微博新浪新闻新浪财经新浪体育新浪娱乐新浪众测新浪博客新浪视频新浪游戏天气通我的收藏注册登录新闻中心国内新闻>正文新闻图片博客视频中国一个连跑错了路面对敌人10倍兵力还俘敌2人中国一个连跑错了路面对敌人10倍兵力还俘敌2人2018年09月23日14:46新浪新闻综合缩小字体放大字体收藏微博微信分享0腾讯QQQQ空间  原标题:中国一个连跑错了路,面对敌人10倍兵力、12架飞机、11辆坦克狂轰滥炸,竟然还俘敌2人,缴了3门炮!  来源:瞭望智库  “跑错路”、“孤军深入”,向来被认为是兵家之大忌。

  然而在朝鲜战场上却出现过这样一次“离奇”的战斗,中国人民志愿军一个机炮连,在追击敌人过程中同大部队走散,孤军直下,却能够独自追击敌军“王牌部队”的一个团,又在敌反击过程中,近战肉搏击退大量飞机、坦克、火炮“加持”的敌人十几次冲锋,并最终成功突围与主力部队会合。

堪称战史上一个奇迹。

  志愿军这一战到底是如何在先犯下大错的情况下,迅速做出正确的反应沉重打击敌人并全身而退?库叔就来讲一讲。

  文|李昕王正兴瞭望智库特约军事观察员  1  “失败者”渴望一场“正名之战”  志愿军第66军,以“失败者”的身份来到抗美援朝第二次战役的战场上。

  在第一次战役中,第66军是一支“未完成作战任务”的部队。

  第66军的前身是晋察冀军区的冀晋兵团,1947年11月19日在河北省获鹿县大河镇正式编为晋察冀军区第1纵队(归北岳军区建制),1949年2月7日在北京顺义县正式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20兵团第66军。

军长肖新槐,政委王紫峰,下辖第196、197、198师。

1950年10月23日下午3时,第66军军长、政委在北京受领任务,编为志愿军第66军,参与首批入朝作战。

  但第66军是首批入朝队伍中最缺乏准备的一个军。

  他们接受任务后,立即就以第196师为先头,于当日24时开始,分别从天津东局子、天津北站、天津东站、北仓车站开出,24日至25日抵达安东(今辽宁丹东)。

部队抵达后又立刻更换服装,连夜过了鸭绿江,后续部队也随即过江。

  从接受命令到离开驻地,多的10几个小时,少的只有4、5个小时,十分仓促,不但思想准备不足,武器装备不齐,缺翻译、少地图,甚至有的枪和子弹都不配套,这是因为部队进驻天津后,枪械都上交给了军后勤部,本计划对全军枪械进行调整以适应弹药的供应;谁料想由于任务紧急,命令下来,说开动就开动,官兵手里一支枪都没有,只能紧急从天津南郊的军后勤部直接向部队集合的火车站运送、分发武器;由于时间紧迫,只能按照连、排配备武器的数量进行分发,结果武器制式搞得十分混乱。

  因此在第一次战役中,第66军因准备不足,情况不明,通讯联络差,并未深入追击而是选择后撤,未能完成预定的抓住美第24师的作战任务。

这使得敌军虽遭到迎头一击,却得出志愿军入朝参战力量不大的判断。

美国操控的“联合国军”遂集中所有兵力,继续北犯,叫嚣“圣诞节结束朝鲜战争”,朝鲜战场转入第二次战役。

注:结合韩军战史,我军战史作战图中标注的韩军番号可能有误,本文正文依照韩军战史进行表述  与第一次战役相同,此次美军的攻势主力仍置于西线,以第8集团军向朔州、碧潼方向实施主要突击;东线则以美第10军迂回江界,以韩第1军向朝鲜东北部图们江边急进。

  西线的美第1军(指挥英第27旅、韩第1师、美第24师)主力向新义州、义州方向进攻。

其第一梯队英第27旅于东边里、九成里地区展开,指向新义州方向;韩第1师在观鱼里、仓洞地区展开,指向义州方向;第二梯队为美第24师,于馆下谷、龙山洞地区机动。

  志愿军的战役企图则是集中主力于西线,首先以38、42军歼灭德川、宁远地区的韩第2军主力,尔后向价川、顺川、肃川方向实施战役迂回,切断敌人的退路,打动敌人的布势,配合正面的第50、66、39、40军在运动中歼灭美韩军2-3个师。

第66军的任务是在新上里、天溪洞地区首先牵制当面之敌,当战役迂回兵团打动敌人布势之后,协同第50军向博川方向发展进攻。

  第66军在第一次战役结束后,集结于龟城及其以北地区,利用战役间隙,进行了十余天的休整。

(1950年)11月17日,该军在青下里召开了团以上干部参加的党委扩大会议。

会议总结了第一次战役的经验教训,研究部署了今后作战的一系列工作,特别提出了“杀敌立功,为祖国、为朝鲜人民复仇”的口号,鼓舞部队士气。

指战员摩拳擦掌,决心“朝鲜不解放不回国”,争取在下一次战役中立功,一雪第一次战役“失败之耻”。

  2  对手并非等闲之辈  11月24日17时,第66军各师开始向战役指定地区开进。

当晚22时,志司通报,博川、岭美洞的英第27旅、韩第1师正向泰川方向北进。

但由于各师都在开进途中,部队难以沟通联络。

第196师之第586团,奉师的命令,于11月24日经由南市通往泰川的公路进至龙成洞、龙凤洞一带。

也就是说,双方将在各自行军的路途上“碰头”,一场遭遇战即将展开。

  第66军之第196师,前身是冀晋军区独立第1旅,1946年8月2日在山西省五台县东冶镇成立,旅长曾美,政委丁莱夫,下辖第586、587、588团。

  其中第586团是该师的主力团。

该团前身是晋察冀军区第19团,1939年7月在河北省平山县卸甲河组建,当时就是军区的主力团之一,抗日战争期间先后参加过四百余次战斗,毙伤日伪军六千六百余人,俘敌五百余人,缴获大批武器、弹药、器材。

1945年12月编为赵尔陆纵队第2旅第6团,1946年8月编为独立第1旅第1团,1947年8月编为冀晋兵团独立第1旅第1团。

  该团的3连是以八路军总部特务团11连一个红军排扩编而成,这个排经过长征,执行过警卫朱德总司令和总部首长的任务,是一支能攻善守、英勇顽强的部队。

抗美援朝第一次战役之后,在龟城整训时,第586团调整了领导班子,团长由原副团长黄敬如担任,这是一位实战经验丰富、战斗勇敢、指挥能力强的干部,参谋长由原师作战科长张明钦担任,政委未动,仍是张震宇。

  正面对面向66军开进的是韩军头号精锐部队——韩军第1师。

  该师长期以来一直被编在美军第1军中担任最前线作战,深得其军长米尔本的信任。

师长是号称韩国第一名将的白善烨,1950年4月22日上任,日后的韩军上将、总参谋长。

在志愿军面前,韩国军队经常一触即溃,但这个师的表现一直好于其他韩军。

正因为该师战斗力较强,在美军眼里地位远高于其他韩国师,白善烨甚至敢于公开叫板美军的不公平待遇。

  而美军对该师的“信任”也不仅是口头上的。

由于长期在美第1军编成内作战,加上军长米尔本的赏识,美军给韩第1师配属了相当强大的技术兵种:美第10高炮群,指挥官亨尼格上校;第6坦克营,营长格罗登中校。

这是其他韩军都没有的待遇。

  再加上韩第1师自己配属的第17炮兵营,其火力配置远远超过其他韩国师,甚至和它并称为韩军两大王牌之一的首都师也难以望其项背。

美军甚至称:“韩第1师的战斗力不弱于一个美国师。

”美国人此言当然有夸张和客气的成分,韩第1师战力跟美军还是相差不少,但其纸面实力已强于志愿军一个军。

而且该部甚为狡猾,对战场辨析能力强,在云山一战中,甚至拿美军当垫背,甩掉美军先撤,较为完整地保存了自身实力。

  这一次,该师在白善烨指挥下,以第11团为右翼,向泰川郡剑山280高地攻击前进;以12团为左翼向泰川郡西攻击前进,形成对泰川郡的钳形攻势;其15团为预备队。

  3  奇观!一个连追着一个团打  11月25日4时,第586团在开进途中,在泰川以东鹤塘洞附近与韩军第11团仓促遭遇。

586团先敌开火,立即展开进攻,部队利用冰冻的江面向前行进。

副团长顾元勋带着一个连从附近村庄找来一些木杆木板,在江心激流中利用被破坏的桥基架起一座简易木桥,仅容一人通过,全团部队冒着敌人的炮火,一个接一个迅速渡河,抢占了制高点吐螺山。

9时,586团主力甚至前进至松川洞。

不过韩第11团还是展示出了“王牌”的实力,虽败不乱,见志愿军处于在背水作战不利境地,立即组织反击,并试图通过两翼包抄断586团后路。

586团见白天作战对我军不利,遂向北脱离战斗。

  然而这个时候却发生了意外。

  当时586团1营是全师的先头营,该营的机炮连却遇上了战争中常见的大麻烦:跑错了路。

  团主力过江后是向左侧山地发展进攻的(往松川洞方向),机炮连却是从正面沿公路向南直插下去了。

偏偏这个方向也有敌人,是同属韩第1师的第12团。

但这个团的表现远不及他们自己的兄弟团队11团,与志愿军遭遇后,只一打转身就跑。

这下机炮连来劲了,也没注意自己身边根本没有友军跟进,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就撵了上去。

  一直追出4公里,进至回德里东南,此时天已亮,机炮连这时一回头,后面咋没有部队跟上来呢?再往四周一看,周围山头都有敌人。

自己区区一个连孤军深入敌阵,这下麻烦大了。

  这正是考验指挥员的时候。

此时的机炮连有四条路:  1。

继续攻击,这肯定不现实。

除非连长是个愣头青。

  2。

转身就撤,这很可能是多数指挥员的选择。

但要是天还黑着,那好说,可以一试。

可是此时天已亮,再做敌前撤退那就是拿自己当靶子了。

  3。

就地固守待援。

这也不行,主力部队根本就不知道你在哪,谁来援救你?迟早也是被困死。

  4。

立即组织防御,相机撤退。

  紧要关头,连长岳忠义、指导员杜力鹏当机立断,他们选择立即布置防御阵地伺机突围,这也是唯一的生路。

他们立即抢占了一个既能发扬火力,又可以避免多面受敌射击的小高地——回德里北侧的阿里山(133.8高地),命令全连抢修工事,准备抗击敌人的围攻。

  这个高地在大宁江的西侧,可以利用江水护住自己左翼,只以正面和右翼接敌,应该说,连长、指导员在仓促之间马上选择了最有利地形。

  再说韩军第12团,一看后面没人追来了,这才缓过神来。

马上他们发现,追兵原来只有一个连!  这不是丢脸大发了吗,一个团被一个连追着打?这下韩国人面子上挂不住,恼羞成怒,扭回头来,向机炮连据守的阿里山发起进攻。

  这时就能看出这支韩军编成在美军中作战的优势了。

韩12团直接喊来了美军12架飞机轮番轰炸,接着以配属给自己的美军坦克队11辆坦克为先导,开到山脚下又是一通扫射,眨眼间不到一平方公里的阿里山山头上落下300多炸弹和炮弹。

  看韩军的打法,是准备欺负志愿军人少,以正面强攻的方式出口恶气。

  4  重围中奇迹突围的机炮连,还抓了两个俘虏  然而,不管前面的火力投送如何猛烈,轰完之后还是得靠步兵推进。

就在韩军火力准备完毕、步兵冲击这个间隙,机炮连充分把握时机,边打边抢修工事。

  韩12团并没想到这个追着自己打了半晚上的连队是个机炮连,火力在志愿军中算猛的,手里普通步枪倒是没几支,基本是轻重机枪和迫击炮、六〇炮。

韩军步兵一发起冲锋,就被火力压制得头都抬不起来,连吃大亏,几次进攻都被打退。

  连遭打击的韩12团这才反应过来——得迂回,于是派出一个排绕到阿里山后侧,试图从后打开一条通路。

但是炮兵和机枪手的眼神视野比普通步兵更出色,机炮连很快就发现这股迂回的敌军。

炮手佟世凤用手抱起迫击炮筒连射20多发炮弹,炮筒发红,手被烫焦,他垫上棉袄袖子继续打。

炮弹打完后,他又拿起铁锹和冲上来的敌人肉搏,最后壮烈牺牲。

靠着这样的战斗,韩军的迂回没能成功。

  一计不成,韩军再次以坦克引导步兵的战法发起攻击。

美制坦克如果抵近直瞄射击,对我军重火力点威胁极大,因为机炮连都是重武器,转移起来远不像普通步兵那般方便。

而且虽说是重武器,只是相对步兵而言,这点火力还对付不了坦克。

  在此危急关头,2排战士李金刚自告奋勇,用集束手榴弹炸断了突前的一辆坦克履带,挡住了其余坦克的道路。

2017080期双色球杀5红>韩12团的进攻再次被打退。

  韩军此时也清醒了,如此硬攻,凭他们的军事素质恐怕真不是志愿军对手。

于是他们改变战术,开始消耗志愿军的弹药,并以小分队跃进。

这种打法对全是重武器的机炮连来说就麻烦了,敌人如果集团冲锋,机炮连可以充分发扬火力;现在韩军三三两两一组,机炮连的弹药可真耗不起,敌步兵也更容易接近阵地。

  韩军的战法终于“上道”了,可是志愿军从来不缺勇士,3排战士王双喜,眼看着敌人接近阵地前沿,先扔出一颗手榴弹,随即端起上了刺刀的步枪,猛冲上前,一连捅死两个敌人,又将韩军的一次进攻打退。

  然而,这时机炮连的弹药撑不住了,而且韩军也占了北侧的高地,继续坚守困难越来越大。

他们决定用节节抗击的战术,由指导员杜力鹏带1排原地坚守掩护,连长岳忠义、副指导员高承云率第2、3排突围。

  在突围过程中,志愿军部队不断和韩军遭遇。

副指导员高承云负了重伤,战士们要抬他走,他坚决拒绝,命令大家继续突围,他说:“我已经不行了,我留下掩护,你们赶快撤,这是命令!”当敌人靠近时,他用驳壳枪击毙数名敌人后,自戕英勇牺牲。

连长岳忠义带着机炮连剩余人员,杀开血路,冲到公路上,正碰上一小股韩军。

按道理如此近距离作战对机炮连不利,手中重武器难以发挥,可是狭路相逢勇者胜,岳忠义指挥大家猛冲上去,这股韩军见志愿军来势凶猛,竟然顾不上开枪,直接落荒而逃,还被机炮连抓了2名俘虏。

黄昏时分,2、3排终于跟本团前来接应的一个连会合,当晚顺利归队。

  担任掩护的第1排,情况更加险恶。

他们留下来,就是要用自己的牺牲来掩护战友的安全。

在指导员杜力鹏的带领下,为了让2、3排突出重围,1排同韩军展开一次又一次的恶战。

子弹、炮弹打光了,就用铁镐、小锹、石块来拼杀,到最后一刻就拉响手榴弹与敌人同归于尽。

韩12团被镇住了,他们想象不到,仅剩的这些志愿军居然有如此的战斗意志,始终未能攻占阿里山制高点。

1排靠自己的勇气和战斗力创造了奇迹,指导员杜力鹏最后居然还带着仅剩下的6名战士突围出来,并于当晚找到部队归建。

  5  志愿军的战斗力靠的不只是勇气  这一仗打出了第66军的威风,在敌我兵力兵器相差悬殊的条件下,以临时构筑的简易工事,从凌晨打到下午4时,打退敌人十几次进攻,据守的山头岿然不动;毙伤敌人75人,俘敌2人,还缴获战防炮3门。

经此血战的机炮连也付出了阵亡50余人的惨重代价,突围出来的干部、战士多数也受了轻重不等的伤。

  后来,当地群众为纪念这一英勇事迹,将阿里山改名为“铁血山”,并立碑志记,碑文写道:“在这里,要告诉我们朝鲜人民后辈世世代代子孙们,要永远记着,你们今天的幸福生活是过去中国人民抗美援朝志愿军,用他们的高度国际主义精神,拼掉他们的鲜血和头颅给你们创造的”。

第66军也授予该机炮连以“铁血山英雄连”的称号,荣立集体大功,连长岳忠义荣立大功。

  韩第1师师长白善烨后来追述:“24日,在博川北方渡过大宁江向泰川前进,未遇到抵抗。

然而,翌日(25日)遇到坚固的阵地,因而集中兵力实施进攻,其反应与北朝鲜军队完全不同,很顽强,而且擅长于夜战……”。

  这一仗也实实在在把韩第1师12团打破了胆,本应与右翼的11团“齐头并进”的他们,居然寸步不敢前进,而是就地转入防御。

  对于66军的表现,1951年3月,肖新槐军长、王紫峰军政委在志愿军司令部受到彭德怀司令员的当面表扬,称赞该军“一次比一次打的有进步,越战越强”!  此战虽然进程充满意外和波折,却堪称抗美援朝战争中一个典型战例。

  人们常说,抗美援朝战争中,志愿军钢少气多,但其实并不仅仅如此,战斗中的机炮连和其他各个志愿军连队一样,充分表现出我军普通战士的单兵素养、指挥员的指挥能力以及分队高超的战术水平。

对抗实力远超我们的世界头号军事强国,我军绝不不仅是凭勇气在作战,而是靠军队这些最基本的本领才能胜利。

这才是志愿军作战的基础,这一点依然值得现在的解放军思考和发扬。

  参考资料:  《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六十六军军史》、《中国人民解放军步兵第一九六师师史》、天津警备区战史编写组编写《战例荟萃》、原第586团政委张震宇回忆录《血与火》、原586团参谋长张鸿绪回忆录《征尘——28年军旅生活回忆》、《跨国参战——华北人民解放军编入志愿军序列参加抗美援朝战争纪实》、《韩国战争史》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