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足彩让球-互动百科 > 3d奖号852的前后关系

3d奖号852的前后关系

发布时间:2018年9月25日19时41分19秒

传奇-与种族歧视抗争一生!被耽误的田径天才_NBA_新浪竞技风暴_新浪网新浪首页新闻体育财经娱乐科技博客图片专栏更多汽车教育时尚女性星座医药房产历史视频收藏育儿读书佛学游戏旅游邮箱导航移动客户端新浪微博新浪新闻新浪体育新浪娱乐新浪财经新浪众测新浪博客新浪视频新浪游戏天气通我的收藏注册登录新浪体育篮球-NBA波士顿凯尔特人正文新闻图片博客视频传奇-与种族歧视抗争一生!被耽误的田径天才传奇-与种族歧视抗争一生!被耽误的田径天才2018年09月22日06:19新浪体育缩小字体放大字体收藏微博微信分享0腾讯QQQQ空间拉塞尔荣誉簿  他有11枚戒指在手是NBA“指环王”,他的生涯始于冠军,终于冠军;他定义了防守的价值,对后世NBA影响深远;他冲破了种族的藩篱,他还是张大帅一生宿敌。

《他说》第二节第34期——比尔-拉塞尔。

  艰难时世  我于1934年2月12日出生在路易斯安那州西门罗。

和很多当时的美国南方城市一样,这里也是种族歧视横行的地区。

我的父亲查尔斯曾有次被逼在加油站等候白人先加油,他们甚至用枪顶着父亲的脑袋,不准他离开。

而我的母亲只因穿了身礼服,就被白人警察勒令换掉,因为“只有白人女性才配穿”。

二战时期,大部分黑人迁徙到西区求生存,我们家也不例外,在我8岁时举家搬迁到加州奥克兰。

  我们家的生活陷入穷困。

我犹记得,当时我们居无定所,只能窝在公用建筑里。

父亲性格刚毅,我更贴近母亲凯蒂,然而母亲却在我12岁那年撒手人寰。

为陪伴我,父亲辞去了卡车司机的工作,成为一名炼钢厂工人。

久而久之,我改变了对父亲的看法,他也成了我心中的英雄。

  得遇伯乐  我儿时的偶像是乔治-麦肯,后来在我上高中时我有幸见到了他,而麦肯对我的评价是:“让我们面对现实吧,他会是史上最佳球员,他非常棒,会让你惊呆。

”  但起初刚接触篮球,我却像个呆瓜。

尽管我跑跳能力出众且有一双大手,却完全不懂如何比赛,甚至被初中校队开除。

就在我即将被奥克兰McClaymonds高中再次开除时,教练GeorgePowles发现了我,他督促我苦练基本功,我也首次听到一个白人对我温柔地说话。

  在他关怀下我飞速成长,并在高三和高四赛季连续率队获得州冠军。

后来曾有报道称,我不承认自己生涯得到了4名白人(在Powles之后分别是大学恩师PhilWoolpert、绿军主帅“红衣主教”奥尔巴赫和老板沃尔特-布朗)的帮助。

但其实我在1963年接受《体育画报》采访时曾表示,我从来没遇到过比Powles教练更好的人,“我对他的感激之情难以言表。

”  防守代言人  就是在高中时期我打下了扎实的防守基础,并有所创新。

我后来回忆说:“在当时提到优秀的防守,你就得时刻压低重心,以便做出快速反应。

当我开始跳起来防守并盖帽时,我还曾纠正过自己,但我后来坚持了下来,终有收获。

”  除此之外我还注重研究并牢记对手的比赛习惯,来制定相应防守策略,为加深印象甚至会在深夜对着镜子苦练。

在加盟旧金山大学(USF)后,我和注重防守的恩师Woolpert一拍即合。

Woolpert教练同样不关心球员肤色,甚至在1954年成为首位在主流篮球联赛中排出3名黑人先发的教练,其中除了我,还包括日后绿军队友K.C。

-琼斯。

  经过磨练,我不但可防守内线大个,还能依靠脚步和速度去协防前锋。

在对阵圣十字大学时,我让对方球星(后来也是我绿军队友)汤姆-海因索恩半场颗粒无收,后来我俩还一度因此结下了梁子。

在USF,我在防守端如鱼得水,先后率队在1955和1956年斩获NCAA冠军,并创纪录取得55连胜,甚至单场盖帽13次。

UCLA传奇主帅约翰-伍登直言:“比尔是我见过的最佳防守球员。

”  规则改变者  在篮球运动发展的历程中,不乏一些不世出的超巨逼迫篮球界修改规则,而我也有幸成为其中之一。

看到我在NCAA赛场的强悍,《体育画报》断言:“如果拉塞尔学会攻击篮框的话,规则或许要改一下了。

”果然,NCAA在我大三赛季加宽了禁区,并在我毕业后做出第二次改变,引入“干扰球”规则。

  除了篮球外,我在田径场上也大显身手。

1956年我被评为全球第7大跳高健将,尽管我从未参加过奥运田径比赛。

在AAU联赛中,我赢得中加州赛区跳高冠军,最高曾跳出2.06米,一度追平墨尔本奥运会美国跳高金牌得主查理-杜马斯的纪录。

此外,我还曾参加过440码(402.3米)赛跑,并跑进50秒(49.6秒)。

  冲破藩篱  当然NCAA并非人间天堂,种族歧视的阴影仍在。

一次我们去俄城打客场,竟被酒店拒之门外,只得借宿于大学宿舍。

这种经历倒也带来2个好处,既增进了队友间的感情,也让我转而成为一名团队型球员。

后来我曾解释称,在那个年代,黑人球员成为最佳是不可被接受的,尽管我率USF取得非凡成就,NCAA仍将另一名球员选为北加州年度最佳,这使我学会用团队胜利来说话。

  后来我也曾将毕生精力投入到和种族歧视的斗争中去。

我曾因遭受冷落而拒绝哈林篮球队邀约,我曾支持黑人民权运动,将穆罕默德-阿里视为榜样。

而这也是我钟情于绿军的原因之一。

  2010年我曾回忆说:“凯尔特人是首支选中黑人球员的球队(查克-库珀),也是首支排出5名黑人先发的球队,还是首位聘请黑人主帅的球队……当库珀和绿军签约时,老板布朗对他说,‘库珀先生,凯尔特人永不会让你难堪……’每次走出绿军更衣室,我都觉得天堂也不过如此了。

”我还曾调侃称,绿军就是“种族歧视洪流中的一处跳蚤市场”。

  偷梁换柱  感觉我是天赐的礼物,“红衣主教”开始行动。

1956年选秀绿军对我志在必得,然而他们顺位靠后。

经过分析,奥尔巴赫认定手握第1顺位的罗切斯特皇家已有了出色的篮板手莫里斯-斯托克斯,他们更需要一名攻击型后卫,并不愿支付我2.5万美元签字费。

事实果然如此。

  接下来他将目光瞄准手握第2顺位的圣路易斯老鹰。

当时老鹰垂涎绿军球星埃德-麦考利,后者也急于照顾生病的孩子,想回到圣路易斯的家,为此老鹰愿送出第2顺位交换麦考利,奥尔巴赫答应了。

不料随后老鹰得寸进尺,又索要服了3年兵役尚未加盟的克里夫-哈根,奥尔巴赫大手一挥,“给你!”  除了这次巧妙地“偷到”我之外,奥尔巴赫还用“地域选秀”摘下海因索恩,并选中我在USF的队友琼斯。

一夜之间,绿军默默引进3名未来名人堂球星,奥尔巴赫日后被冠以“强盗”之名,1956年选秀堪称他的得意之作。

  奥运夺金  好戏开场前,我先溜出国门,去实现另一大心愿:奥运夺金。

1956年夏,我作为队长率美国男篮在澳洲墨尔本夺金。

当时有个小插曲,国际奥委会主席AveryBrundage认为我已被绿军选中就是职业球员,不具备参赛资格,但最终我仍成行。

  其实当时我也留有退路,曾开玩笑说如果绿军突然不要我了,我立刻去改练跳高项目。

但在主帅杰拉德-塔克带领下,此次墨尔本之旅我们满载而归,不但摘得金牌,还场均净胜多达53.5分。

我也以场均14.1分成为全队得分王。

  王朝拼图  1956-57赛季是绿军王朝发轫之年,我的加盟是一大标志。

出战48场,我场均得到14.7分和联盟最高19.6个篮板。

1956年12月22日我迎来生涯首秀,奥尔巴赫安排我对位老鹰核心鲍勃-佩蒂特,结果我的对位防守和盖帽让波士顿球迷耳目一新。

  此前的绿军是火枪队,却因防守不力总在关键时刻掉链子,此番我加盟夯实了球队的防守地基。

当时绿军比赛有一道奇景,就是队友需要有人协防时便大喊:“嘿,比尔!”久而久之,这竟成了我们防守的代号。

此外,媒体还给我的盖帽起了个“Wilsonburgers”的诨号,意为“将威尔森牌篮球向对方射手脸3d奖号852的前后关系上砸去。

”  该赛季东决我们遇到了锡拉丘兹国民,我也在季后赛首秀交出16分31个篮板7次盖帽的傲人成绩,并率队以108-89获胜。

赛后对方球星多尔夫-谢伊斯调侃称:“这个家伙一年挣多少?我们应该多付给他钱,让他滚出这轮系列赛。

”  进入总决赛我们和老鹰狭路相逢,我又迎来了佩蒂特。

双方鏖战到抢七战,我奉献了一次被后人津津乐道的“科尔曼协防”。

当时老鹰后卫杰克-科尔曼接对手直传,正准备出手,却被我飞身赶来一巴掌扇掉,而事实上在科尔曼接球时,我还在底线的另一侧。

随着佩蒂特最后一击偏出,绿军首冠到手。

  本应10连冠?  命运在这时给我开了个不大不小的玩笑。

1957-58赛季我场均拿下16.6分22.7个篮板,再次当选篮板王,并当选常规赛MVP,但我却没被选入NBA最佳阵容一队。

更令我无奈的是1958年总决赛G3我因脚伤告退,虽在G6复出,绿军仍只得将冠军拱手相送于老鹰。

  多年后人们曾设想,倘若1958年总决赛我没伤,绿军岂不是会豪取10连冠?历史不容假设,我只能以更出色的表现夺回本属于我的东西。

1958-59赛季,我场均得到16.7分23个篮板,率队赢得52胜,并在总决赛中4-0横扫明尼阿波利斯湖人。

对方主帅约翰-昆德拉事后表示:“我们毫不惧怕没有比尔的凯尔特人,把他拿掉我们就能获胜……他在精神上摧垮了我们。

”  伟大的友谊  1959年夏NBA最受瞩目的并非我们夺回失落的王座,而是费城勇士新秀威尔特-张伯伦驾临。

菜鸟赛季,威尔特场均就掠下37.6分,包揽新人王和MVP。

而我俩也不可避免地拉开了一场宿命对决。

  1959年11月7日,绿军主场对勇士,媒体赛前大肆渲染本场为“天地大冲撞”、“巨人之争”。

而我俩也没让观众失望,展现出“令人瞠目结舌的运动天赋”。

威尔特拿下30分,比我多8分,但绿军却以115-106胜出。

赛后,媒体给本场比赛定下基调:“开启篮球新时代。

”  当年东决绿军又以4-2淘汰勇士,尽管威尔特整轮下来比我多得了81分。

我后来曾表示:“10个我加起来也打不过一个威尔特。

”但胜利却往往属于我们。

威尔特对此曾有不忿,吐槽我在绿军可心无旁骛,而他则要事必躬亲。

  我和威尔特就此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尽管1969年总决赛我的口不择言曾伤害了他,导致我俩20年形同路人,但在我低头认错后,威尔特重新成为和我出双入对形影不离的好友。

1999年威尔特去世,我第一时间接到了通知。

在献给威尔特的悼词中我表示,我俩不是世仇,只是曾经竞争过,威尔特“与我友谊长存。

”  后记:1960年总决赛绿军4-3复仇老鹰,我在G2狂掠40个篮板创NBA总决赛纪录。

1960-61赛季,我场均得到16.9分23.9个篮板,第2次当选MVP,并率队取得57胜,后在总决赛中4-1再胜老鹰,3连冠到手。

当时的我隐约觉得连冠会无休止继续下去,只是没想到最终会达成8连冠。

  我是比尔-拉塞尔,这就是我的故事。